基督教 圣光之家教会
 
全站搜索
你信的真是这个吗?
文章附图

   圣经的中心是约,约的本质是基督,基督工作的核心是十字架,十字架是耶稣的死而复活事件,而对于这个事件的核心解释是替代性救赎。这里每一个名词都有排他性的解释。比如当我们说耶稣基督的时候,不单单是指他在地上的讲论、行动、神迹,显出他怜悯的性情、爱、情怀和能力,更重要的是他的十字架;而耶稣的十字架也不意味着他具有牺牲精神,提供了非暴力不合作的社会运动原则,也不是让我们因为同情他而流泪,十字架是耶稣的死而复活;对于死而复活的解释,则是替代性救赎,也即藉耶稣的替死和复活,使面对永死结局的罪人,被赦罪、称义、与神和好、得到永生。所以,我所认信的福音是:神的儿子耶稣基督替我舍命,三天后复活。

  我想从对自己的信仰历程的反思谈起,好成为众人的提醒。但需要郑重说明的是,我的认信绝不来自对以下自我认信过程的反思。


一、我在认信福音的过程中经历的三个阶段


1、从无神论者成为“上帝徒”


我信仰的第一个阶段,一方面认为没有神,另一方面,又很矛盾地对基督教怀有某种同情和敬意,承认基督信仰在人类文明之中就某种修养、品位、格调、影响力、美善的程度都是好的。这时候,我藉着阅读,开始思考历史中的一些悲剧,又在一些暴露出人性罪恶的文艺作品中,发现其实自己就是那样的拙劣。我认同自己是罪人。所以,我需要信仰。但是,我一方面承认自己是罪人,另一方面却仍旧骄傲,觉得自己因为有此觉悟而比很多“庸俗”的人高明和高尚许多。此时的我,也并不明白罪是得罪神的,也不相信耶稣从死里复活是真实的。我只是从一些见证和与基督徒的接触中,欣赏和喜欢基督徒,想和他们在一起,像他们一样“幸福”、“高尚”。

2004年3月,我做了决志祷告,很快我就参加了洗礼班,同年6月受洗。但其实,我在考道时撒了谎,因为我当时仍旧并不相信有神,也不相信耶稣从死里复活了。我甚至以为,所有信徒在回答这些问题时,都是撒谎的。“这怎么可能是真的呢?这是宗教保留着的早期愚昧。”

但是很快,我在教会中发现,虽然很多人其实和我一样(每当我发表类似的观点的时候,总会得到比较多的认同或同情),但教会中那些认真信主的信徒,总是严肃地申明。于是,我找来了《游子吟》《铁证待判》《返璞归真》等书籍阅读,最终在围绕罗马书1:18-20节经文的证道中,降服下来。从一名无神论者,蜕变为亲基督教者,从不可知论者,受教为相信有神的“上帝徒”。

这是我认识福音经历的第一个过程。其实我当时并没有认信耶稣。而是想,既然神是真的,那么圣经所说的我就打包都接受了,不必争执,反正是有那么回儿事,我都信了。在当时,我特别强烈地感觉自己认信了。而且开始很兴奋地跟别人讲真的有一位神,拉人来教会,并且觉得这就是在传“福音”。


2、从“神爱我”到觉察到“神的忿怒”


  我对自己的认识是:我是一个委屈的、但善良的人。我在这个世界遭受了特别多不公正的、无情的待遇,我一直在这个世界中寻找真理,但没有找到。终于,我发现神就是爱,我觉得只要我回到他这儿来,他一定张开双臂紧紧地抱住我,擦去我所有的眼泪——当我成为“上帝徒”以后,我对于圣经中所说的神的爱的理解就是这样。所以,我也会喜欢圣经中的一些经文,比如“日头照好人,也照歹人;降雨给义人,也给不义的人”(太5:45),我理解这就是神的爱。我跟人说,我是跟“稣哥”混的,我的感受就是这样,那位“老大”护着我了,这就是神的爱。

我开始明白罪是得罪神的时候,也是与罗马书有关,当时教会的牧者在讲罗马书1-3章,我发现圣经中说神恨我,罗马书1:18-20节,不是在证明:“看,你过去认为无神错了吧,是有神的”,而是在18节开宗明义地说:“原来,神的忿怒从天上显明在一切不虔不义的人身上,就是那些行不义阻挡真理的人。”在圣经中对我的描述是:我并不是一个寻找神的人,而是虽然心里有对神的意识,并藉着无可推诿的被造之物,明知有神,但实际上却按照自己的意愿、思念、欲望行事,不把神当做神敬拜他,抵挡已知的真理,是“行不义阻挡真理者”,是“不虔不义的”。我读圣经中撒种的比喻时,总是忍不住问自己一个问题:我“上帝徒”般传福音的热心行动,是否正说明我是土浅的石头地?面对神的话语,我觉察到自己常常因为私欲而有背叛,而这些是否显出我的这块地上,布满了荆棘?

  更多地读圣经,我发现,我是抵挡神而活在神忿怒中的人。所以,我明白了圣经中不单有“日头照歹人”,还有“按照各人所行的报应各人”,还有真实而悲惨的地狱。当我真觉察到神恨恶罪恶,而实际我的存在是罪人,我的结局是永死,我既可恨,因为有罪,同时又可怜,因为结局悲惨,我发出的呐喊是:我怎样才能得救?我有出路吗?


3、从“上帝徒”成为“基督徒”


  在听讲道的时候,我也早就听到过耶稣为我舍命,我除了投靠他没有任何办法。所以,我开始觉察确认耶稣作为中保而替死,是解决人的罪的唯一的途径。但我仍会有疑惑:这是真的吗?有时,我会说:不去想他了,以一个逃避的、迷信的方式说“我投靠耶稣”。但我的心却没有安宁。

  我的疑惑主要来自两个方面:一个是耶稣死而复活的真实性;另外一个是,在教会界中我观察到传讲耶稣基督的替代性救赎的传道人并不多。基督徒书店和教会热闹的敬拜会中,核心也并不是这件事。我自己在教会生活中,经历过成功神学、灵恩运动,知道以家庭为单位(婚恋辅导、子女教育)和以教会为单位(宣教运动、教会建制),才是占据更多篇幅的主题和主要内容。这些主题的讲员,不好说他们没有热情,他们也应该都知道耶稣的十架代赎(但愿果真如此),但我不常听见耶稣替代性救赎的内容。所以我会问圣经的主旨究竟是什么?

直到2009年,我又重新有了比较客观地专注于圣经的机会。面对圣经,我渐渐确认圣经的可靠,耶稣基督死而复活的真实,永生因此而有的真实,耶稣为我舍命的爱!从“上帝徒”成为了“基督徒”。这才是真正的认信。在经验之中,神跟我“捉迷藏”,我在生活中常常会问“为什么”;但是,在十字架上,神向我清楚地显明。“惟有基督在我们还作罪人的时候为我们死,神的爱就在此向我们显明了。”(罗5:8)每逢注目十字架上的耶稣,思想神的圣经,总让我又惧怕又感恩。在这一认信中,我体验到的是让我“惧怕”的爱,“奇妙的被恩宠”。藉着读圣经、学习神学,我能明白称义的原理,也能明白藉着道和圣灵的工作,我藉信心联合于耶稣;但是,我不能明白,为什么神的恩典会临到我!我是这样一个烂人:邪恶、懦弱、无耻、虚伪、可恨,但是尊贵的主却为我流血。这件事只发生在神自己的旨意之中,他在我不认识他时,在我抵挡他、轻乎他的恩典、常常背叛他的时候,他早已计划让他的独生爱子为我舍命,我藉着耶稣得以与神和好。我被这爱彻底征服。

  之后我的成长是神的爱在我生命中落实的一些表现。我从一个冷漠的、自私的、自我关注的、被命令着去传福音的人,变成里面有耶稣的性情、眼光,而会怜悯失丧的灵魂,愿意而且迫切地想去传福音。我心里会说:主啊,这个人如果是我可以给他分享救恩的,即便我现在累,即便我现在状态不好,即便我性情中仍旧有很多软弱,自己不接纳自己;但你是我的主人,为了你我愿意再拼一次,把你自己为我们这群罪人舍命的福音告诉他。

  在这样的服事之中,我对于福音的认识从能理解、分辨,变成能传讲,而且在传讲中长进。同时,我发现在自己最有长进、最良善的行动中,都有骄傲、诡诈和虚谎。我只能是因信耶稣得称为义。我更多默想耶稣基督的十字架。在十字架上,体验我对神的冒犯之深,我的罪之重之邪,也体验神对我的爱,被这爱激励着,愿意更多地为主而活。我觉得自己是一个特别蒙神恩待的罪人。


二、帮助信徒清楚认信福音的必要性


  当耶稣问门徒“你们说我是谁?”时,西门彼得回答说“你是基督,是永生神的儿子。”耶稣对他说:“……这不是属血肉的指示你的,乃是我在天上的父指示的。……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磐石上……”(太16:13-28)。因此,向耶稣基督做出正确认信的门徒,正是因着这样的信仰告白而被授予了天国的钥匙。因此,教会真正有效也唯一能够切实爱人的服事,是见证耶稣基督。但是,我觉得我们对人的良善感受得更直接,对耶稣是谁、替我做了什么却缺少专注;因此,一叶障目,不见救恩。这样的人,不为自己所蒙的救恩欢喜感激,服事只凭热心,而不问差我的主嘱托我什么;因此,主为之舍命的灵魂,却正在被教会的工人所忽视。我觉得这是很骄傲也很残忍的事情。

  我们会抱怨一些医生对病人态度不好,但是态度不好的医生不是那么残忍,如果他尽责地诊断,而且对症下药的话,他仍旧做了一件对病人有益的事。而基督徒明明知道下地狱比任何一种疾病都严重得多,但是他却态度特别好地对人说:没事了,没事了,使人在他那儿得到的是一个庸医的害命。很多人说平安,很少人为别人确认认信。教会不应该如此!如果要是有人帮我确认我是不是重生得救了,我可能在感受上觉得他太骄傲,他怀疑我;但我应该认出这个人是极宝贵又真爱我的,因为他是真的关注我的灵魂,他正在做对我最为有益的事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摘自《教会杂志》原作者:苏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