基督教 圣光之家教会
 
全站搜索
圣经中最能体现神的人性和神性的地方是------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客西马尼的苦杯

   “于是带着彼得和西庇太的两个儿子同去,就忧愁起来,极其难过。”——太26:37

  当我们读耶稣的生平,常常体验到主耶稣是完全的人、也是完全的神。除了客西马尼园的经历之外,再没有什么可以比这经历更能清楚看出主是人、又是神的这两种属性了。

  让我们先看看主耶稣作为人子的属性:耶稣出来,照常往橄榄山去(路廿二39)。说到「照常」,我们发现当主耶稣争战最激烈时,祂选择了一个神认识、而且非常喜爱的地方;当世人面临极其痛苦的情境时,也是如此选择所要去的地方。人的内心面对争战时,绝对不会选择到一个陌生、又不熟悉的地方祷告。

  主耶稣吩咐八位门徒留在客西马尼园的入口;当我们灵里有争战之时,也不喜欢引起众人注意。

  我们的主愿意将祂最亲密的三位门徒留在祂的身旁;常有人说:人一生中,在最幸福、或最痛苦的时刻,愿意将他留在自己身旁的那个人,才是自己的知心密友。耶稣的心情也不例外。主耶稣在山上变像时,曾带了三位门徒同去,一起预尝天上的滋味;耶稣要门徒分享祂在世上最快乐的时刻。在客西马尼园时,主耶稣则经历了一生中内心最激烈的争战;此刻,主耶稣很愿意门徒留在身旁,越近越好。耶稣知道门徒愿意与自己一同警醒,就已经得到了帮助和安慰。

  「于是离开他们,约有扔一块石头那么远。」(路廿二41)

   然而,主耶稣必须自己一个人去争战。在这个时刻,要离开最亲密的门徒是一件很不容易的决定。然而,祂必须做这样的决定:离开亲爱的门徒,独自争战。(读者中,或许也有不少人有这样的体验,必须拥有自己一个人安静独处的时刻。)

  我们看见当主耶稣再回到门徒面前时,是何等失望呀!祂说:「现在你们仍然睡觉安歇吧!你们不能同我警醒片时吗?」

看哪!我们的主是何等体谅门徒!

  主又说:「你们心灵固然愿意,肉体却软弱了。」耶稣一面警戒他们,同时也原谅了他们的软弱。我们的主似乎在说:我知道你们很愿意和我一同警醒,可是你们行不出来,因为此时正值深夜,打瞌睡是很自然的事。

  当我们的主再度看见门徒仍然睡觉时,就离开他们去了。主并未喊醒门徒(太廿六44)。让他们睡吧!主怜悯门徒,情愿自己独自一人去争战。我们的主是何等体恤门徒呀!这是祂满怀人性的彰显!

  具体的争战,如:惧怕死亡!耶稣面对死亡的恐惧时,以作为人的属性来面对争战。死亡是人类最后、最可怕的仇敌,死亡也是最后的胜利者丨有谁能够面对死亡而不觉可怕呢?

  思想主耶稣以作为人的属性与死亡争战时,这幅图画令我感到十分安慰!我感觉到主耶稣与我是如此亲近,洋溢着一般人对弟兄的关怀体谅。

  希伯来书在这方面给了信徒许多亮光:「祂自己既然被试探而受苦,就能搭救被试探的人。」(来二18)

  「因我们的大祭司,并非不能体恤我们的软弱,祂也曾凡事受过试探,与我们一样,只是祂没有犯罪。」(来四15)主耶稣是一位凡事受过试探的人,也深知人一生所遭遇的试探和困难;因此,祂能在我们受试探的时候,搭救我们、体恤我们,也不定我们的罪。

  主耶稣并不丢弃我们,祂与我们同受苦难、爱我们,并赦免我们的罪。

  感谢神,主耶稣是一个完完全全的人。


  “耶稣极其伤痛,祷告更加恳切;汗珠如大血点,滴在地上。”——路22:44

  耶稣是真正的人;现在,藉着圣灵的光照,我们知道主耶稣也是真正的神。

  前文描述主耶稣具有人的属性,所以怕死;然而就是因为这个怕死的表现,更显明了主耶稣是真神。

  有许多人在面对死亡时,他们所流露出来的勇气,远比在客西马尼园中主耶稣所流露出来的还要勇敢许多。

  我们可以思想一个在竞技场中的殉道者,他们安静地跪下,等候死亡来临。他们听见了野兽吼叫的声音!野兽因忍受了数日的饥饿,变得更加凶猛地朝向基督徒嘶吼。四周坐满了数千名观众,满心欢喜地,等待亲眼目睹这种残忍的情境。然而,殉道者的表情,却是沉静刚强、毫无畏惧。狮子笼打开了!殉道者满心欢乐,口中唱着赞美神的诗歌,迎向嘶吼着的野兽。

  殉道者死亡的时刻,正是他们得胜的时刻,也是为他们举行嘉冕典礼的时刻。

  然而,耶稣却因惧怕而汗出如血!如此,仆人岂不是高过了他们的主人吗?

  对殉道者来说,死亡的毒钩已经被折断了。他们的死,享有受难节、复活节的果效。在这个关键的一刻,神一定给了他们特殊的力量……赴死的恩典。

  有人可以这样说:不单只有基督的殉道者能够英勇地面对死亡;有些不信者,也能有这样的表现!比如说,苏格拉底不也是沉着勇敢地喝下了毒药吗?当苏格拉底喝下毒药之后,转身向一旁的刽子手,说:「不要忘记向神献上一只公鸡。」(此为希腊的习俗。)然而,苏格拉底并未享有耶稣得胜的果效;在主耶稣诞生之前,他已经去世!同样地,他也因此未曾得到面对死亡的恩典!

  苏格拉底以英雄之姿面对死亡。若以此与主耶稣在客西马尼园中所表现的两相比较,主耶稣显然还不如苏格拉底那般勇敢呢!

  英雄式的死亡画面,似乎较为勇敢;然而,主耶稣在客西马尼园中的画面,却永不褪色。在这里,我们看见了主的另一面:主耶稣是神,是圣洁而荣耀的……而且,祂的表现远超过其他所有的不信者、学者,以及一切殉道者的表现。

  耶稣的死与世人的死,二者有如天渊之别,是无法相互比较的;就是赎罪的死亡,也是无从比较的。死亡与耶稣的神性毫不相干、没有半点关联,也十分陌生。由于耶稣是圣洁的,而死却是罪的结局;犯罪的结果就是死亡。罪在我们的肉体中,可以说早已种下了死亡的种子。罪既是死亡的种子,人自母腹出生就与死亡有了联系;保罗说:「死是在我们身上发动,因我们这活着的人,是常被交于死地。」(林后四11-12)

  我曾在美国明尼苏达州访问一位来自挪威的老农夫。他生了重病,就快死去。当我们谈论关于死亡的事时,他以带着挪威腔的英语对我说:「我不怕!我对死亡很熟悉,并不陌生。」

  对!我们人类就是如此:对死亡很熟悉,而且一点也不陌生。

  然而,耶稣却不是这样!祂本是生命,与死毫无关系;祂对死、对罪,真的全然陌生。耶稣不但对死亡陌生,而且死亡与耶稣的神性绝对相违背。生命源头的那一位,现在就要死去了;圣洁的那一位,就要替我们成为罪,生命将被处死。

  主耶稣在客西马尼的表现,其实就是生命与死亡面对了激烈震荡的时刻。

  客西马尼是圣者的痛苦,因祂尝到了罪的苦味;罪的伙伴就是死亡!因此,主耶稣是如此畏惧死亡!这样的伤痛,显明了主耶稣的神性。看来似乎十分软弱的画面,在这里,却更加印证了主耶稣的神性;就如将人的外袍掀开,就看清里面所穿的了。

  如果我们更多注意神子的内心,那么我们对于主耶稣在客西马尼园中的争战,就有了荣耀的亮光。

  “他就稍往前走,俯伏在地,祷告说:‘我父啊,倘若可行,求祢叫这杯离开我,然而不要照我的意思,只要照祢的意思。’”——太26:39

  我们看见了主耶稣作为神的另一面。然而,关于神的本性,最难理解的到底是什么?

  神的所作所为,我们实在无法测度。我们尤其无法明白祂的权柄、无所不知、无所不在,也不了解祂的圣洁;然而,教人最难以领悟的就是祂的爱。

  论到权柄、无所不在、无所不知的特性时,当撒旦尚未在各各他失败之前,牠也拥有这些特性,也能有某种程度的发挥。

  论到圣洁,外邦人所拜的神,也被他们自己视为圣洁。然而,绝对的爱,在耶稣基督尚未启示之前,世人却从未见过。基督神圣的爱,就在主耶稣受苦的经历中、在祂被害时,最清楚、最明显地流露出来。

  让我们再回到客西马尼吧!再听一次耶稣的祷告:「求祢叫这杯离开我。」

  是什么杯呢?受苦之杯!

  这个苦杯,代表了无比深沉的痛苦。苦杯中,究竟盛了什么东西在其中?

  若要找到答案,我们可以思想主耶稣所喝的杯,原是我们应该喝的杯。如果我们不愿接受主耶稣代我喝下苦杯的功效,将来我们自己必定要亲尝这个苦杯。如果真的如此,我们所付的代价又是什么呢?答案是:地狱之火!

  喝自己的杯!这是每一个罪人永远的痛苦——这是罪孽的刑罚!杯内的每一滴皆是恐惧,令人不寒而栗。罪人的杯,是永远的痛苦。

  然而,主的杯却是空的;因为祂是无罪之身。然而,主喝的杯,相较于任何罪人所喝的却还要苦,其程度是世人的杯无法相比的;因为客西马尼的杯,包括历世历代以来,以及所有人类罪恶的总和。自亚当以降、直到现在,而且一直延续到主再来时,所有人类罪恶的刑罚也统统包括在内。

  每当思想每一个人罪的刑罚都是永远的痛苦时,我便能稍微明白主所喝的那杯为什么每一滴都是那样沉重、那样苦涩!我们所能领悟的实在太少了!主耶稣的死,是代替赎罪的死,神所承受的苦,实在难以估算!

  然而,我们因此领悟到了永远的爱。虽然那杯是那么沉重、每一滴汁液又是那么苦涩,我们的主却喝了那杯、并喝尽了!我深信,主耶稣完全喝尽了那杯,一点也没有留下属于我的罪。

  谁能领会如此的爱呢?若是以最良善之人的爱与之相比,主的爱还是超过了一切之上。主的爱,无法比拟、崇高如天;惟有爱的源头,才能有如此高超的爱。

  确实地说,我们在客西马尼所遇见的那一位,就是这位爱的神。如果我们的心中存有这样的亮光,那么就算是一颗冷淡的心,岂能不被融化?

  那杯中,也包括了我的罪。我许多的罪,使杯更为沉重,以致使祂的死更添苦味!思想至此,我的心啊,你岂能不受感动?然而,最要紧的是欢喜、快乐、感谢,因为主耶稣已喝尽了我罪的苦杯。现在,主已将救恩的杯递给了我。

  我能高举救恩之杯,因主已喝尽了苦杯。就如诗人的赞美一般: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我要永永远远赞美不停,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亲爱耶稣为我喝尽苦杯。


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(选自 魏司洛夫 《与耶稣同往各各他》)